首页 > 科幻小说 > 开局诡秘天赋,焚尸就能变强秦河徐长寿 > 第9章 钱财损命

第9章 钱财损命

目录

    两人吃完,一前一后的出了唐记酒楼。

    徐长寿脸上有些肉疼,手里的刀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哪去了?

    押酒楼了,打死他都想不到,请秦河这傻小子吃顿早餐能吃掉八两银子。

    得亏吃的是面,要是吃肉非得把他吃的倾家荡产不可。

    “官爷,要不……小的送您回去?”

    秦河见徐长寿一脸便秘的样子,怪不好意思的,吃仙功一发作没刹住车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回去歇着吧,回见。”

    徐长寿连忙摆手,好家伙,还送我回去?万一自己那热情的爹再留你吃个午饭,老徐家还过不过了?

    “那……官爷您走好,下回咱改吃馒头,馒头便宜。”

    徐长寿脚下一个趔趄,走的飞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的运河码头总是热闹非凡,大黎王朝的民生就算再凋敝,也影响不到这条黄金水道。

    秦河摸着肚子慢慢悠悠往回走,一顿早餐又给他增加了五年内劲,加上上次那五年,一共十年内劲。

    他很好奇十年是什么水平,看见路旁一个拴牛桩,暗运内劲一巴掌拍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碎石飞溅,大腿那么粗的石头桩子,碎成了七八块。

    秦河吓了一跳,看了看左右,赶忙捂着脸一溜烟跑了。

    牛行掌柜听到声音跑出来不知道咋回事,左看右看发现是拴牛的桩子碎成了一堆石头,气的大骂,“哪个龟孙干的,缺德冒烟呐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天的焚尸所,远不如夜里热闹。

    官差只剩下一个看大门的,焚尸匠们大多吃完早饭各回各房睡觉养神去了,外人也不会来这晦气的地方,又不养家禽牲畜,所以白天的焚尸所显得格外安静。

    三五个焚尸匠靠在墙根下懒洋洋的晒虱子。

    增加了十年内劲的秦河丝毫没觉的疲倦,便也走过去一起靠在墙根下。

    他们看见秦河,总算是来了一丝生气。

    因为早上他们中有人看见,徐长寿领着秦河进了唐记酒楼。

    十五文钱一天的伙食只是勉强让焚尸匠们吃饱,像唐记酒楼那样的地方,他们是想都不敢想的。

    “秦娃子,徐长寿请你吃酒了?”说话的是老梁头,长的干瘦,是焚尸匠中年纪最大的一个,来焚尸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说到酒的时候两眼放光。

    “没吃酒。”秦河很实诚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酒楼不吃酒,那吃啥?”

    老梁头有些失望的样子,似乎只要秦河吃了酒,便能让他也获得满足。

    “肉丝面条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喽,哎哟。”老梁头摇摇头,又躺下了。

    “酒有啥好的,肉才是好东西。”焚尸匠刘三斤凑了过来,笑嘻嘻的问“秦娃子,恁吃的啥肉?”

    秦河愣了一下,摇头“吃太快了,没细瞧。”

    “咦,恁吃肉都不看,糟践咧。”刘三斤一脸惋惜。

    “进肚子了,不糟践。”秦河拍了拍肚子,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那肉他是真没尝出来是什么肉,这个时空的食材和来的的那个时空大不一样。

    别说肉了,连面都不是一个味道。

    “秦娃子,你上次不是得了五两银子么,咋个不离开这鬼地方捏?”最后说话的焚尸匠叫李瘸子,一条腿不知道什么原因瘸了,走起路来一颠一颠的。

    “奏是,留在这迟早是个死,出去闯一闯兴许还有条活路。”刘三斤附和。

    秦河笑笑,没说话。

    现在的焚尸所对他来说,就是一块宝地,怎么可能离开。

    给个龙椅也不换啊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道人命就像草,哪有什么活路,都是短命的鬼,早死早超生。”老梁头头一仰换了个姿势,小声嘀咕“早晓得就死在家乡算喽,还能落个落叶归根,现在好了,哪天死了也是孤魂野鬼。”

    几个焚尸匠看向老梁头,都没说话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很远的地方来的流民,为了一条活路流落到了异地他乡,到了不过是等死的命。

    秦河抬头望了望天,京城已经半年滴雨未下,每日都是艳阳高照,偌大的北方一片肃杀。

    运河不缺水,但越来越多的流民预示着世道愈发艰难了,官府衙役每天一大早便推着板车满大街巡,从犄角旮旯抬出一具又一具瘦骨嶙峋的尸体。

    等板车装满了,便拖去乱葬岗埋。

    秦河虽然不曾经历过逃荒,但前身却留存着逃荒的悲惨记忆。

    偌大的秦氏宗族三百多人举族从晋西迁徙,路上遇官兵,死一大半,遇乱军,再死小半,遇盗匪,又死一半,然后是路上饿死、渴死、累死、被人杀了吃肉死……最终到达京城的,就剩他这一根毛。

    “额要是有钱,一定好好吃一顿肉,全荤,吃饱了第二天死了都值。”过了许久,刘三斤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酒才是粮食精,吃肉没有酒,你吃个寂寞。”老梁头反驳。

    “你个老酒鬼,有本事就学李瘸子攒铜板买酒去,你又没那个胆。”

    “钱损命,那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又斗起了嘴。

    秦河看向李瘸子,攒铜板在焚尸所是一件“很大胆”的事情。

    人贱命硬,对焚尸匠来说,钱是破命格的不祥之物。

    他们生来就是穷命、天煞命,承不住财,沾了财气就得死。

    所以焚尸匠们每天领取的十五个铜板会全部用来换食物,不留一个子,生怕钱伤命格被尸体扑了。

    秦河之前也一直遵守这条规矩,每天十五文钱花的精光,他有些好奇,刘瘸子大着胆子攒铜板是想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嘿嘿,俺就觉的吧,到死都没尝过娘们的滋味一辈子算白活,俺打听过咧,老巷口那边五十文钱就可以弄一次,俺一天攒五文钱,十天就够咧。”

    李瘸子不自然的搓着手,脸上泛起一阵红,嘿嘿笑着。

    “还差几天?”秦河问。

    李瘸子举起一只手,“五天”。

    “快了。”

    秦河点点头。

    此刻的李瘸子脸上,闪烁着拼了命也要为人类这个物种延续搏一次的光辉,如圣母般纯洁。

    老巷口,五十文钱。

    秦河默默的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懒洋洋的度过了一个白天。

    临近天黑的时候,待焚烧的尸体又运进了焚尸所。

    官差们分配尸体,依次关门上锁,开始了工作。

    分配给秦河的尸体是徐长寿送进房的。

    徐长寿脸色有些严肃,“今晚小心,烧了这具尸体,明天给你空一天。”

    秦河心里微微一突,这句话预示着,尸体不祥。

    这也是焚尸所的规矩,遇到一些比较危险的尸体,如果顺利烧化,第二天就可以“轮空”一天。

    以前多是马屠子差不多隔个十天半个月有一次轮空。

    马屠子这一死,就找到自己这来了。

    徐长寿没多说什么,留下尸体锁门离开。

    秦河轻呼一口气,缓缓掀开裹尸布,手不由一顿。

    好家伙,马屠子。

    。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