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科幻小说 > 开局诡秘天赋,焚尸就能变强秦河徐长寿 > 第7章 红衣女尸

第7章 红衣女尸

目录

    女尸容貌姣好,身段盈盈,脸上抹着胭脂水粉,细细闻,还有一股淡淡的体香味。

    死因是窒息,脖子上有一道明显的勒痕,身上干干净净,没有泥土,不是从土里爬出来的,发生了什么异变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尸体干净处理起来就方便,只需要擦掉女尸脸上的胭脂水粉就行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清理尸体的规矩,焚尸之前,尸体必须恢复原来的面目,否则勾魂的鬼差认错了人可就出大事了。

    披麻戴孝,用湿布将女尸的面容清理干净,没了脂粉的增色,女尸恢复了本来面目,脸色有些发灰,这是死后的正常现象。

    整体来看,容颜未改,并不是那种卸妆死的类型。

    这时候秦河还发现,女尸手上握了一条白色的手绢,拉了拉,很紧。

    两手一起用力还是扯不出来,细细打量,是一条苏绣,针脚细密,上面有红色的图案,可惜被手心握住,看不见全貌。

    秦河没敢再试了,女尸如此执着这条手绢,想必执念挺深,用强怕是会发生不祥。

    没再耽搁,立刻搬尸上炉,鼓风焚尸,这具尸体让他感觉不安。

    红衣裹尸,向来就不是祥瑞之兆。

    烈焰中,尸体一动不动,并无尸变的征兆。

    但秦河还是不放心,摸向旁边的油桶,用瓢摇起来一勺火油浇在女尸上,视线始终没有离开尸体,随时准备上镇尸钉。

    火油是焚尸所配的,量很少,焚尸匠们都是很节省,只有遇到感觉很不好的尸体才会用,以求尽快焚化。

    然而秦河这时却是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并不是尸体动了,而是他发现,握在女尸手里的手绢……不见了。

    女尸手心张开,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一股寒意从秦河脚底直冲脑仁,他连忙后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手绢不是被烧化,因为手心没有灰烬,它就是不见了。

    秦河手握镇尸钉,手心有些冒汗。

    体内刚刚吃出来的五年内劲明显被什么刺激了,来回激荡。

    绷紧的后脊背告诉他,自己身后有东西。

    秦河无从得知背后那东西是什么,但它没动手,或许是自己的内劲气息,或许是手上的镇尸钉。

    这时千万不能回头,否则致命将在一瞬间。

    这是比尸变更加诡异的灵异事件,涉及到另一个层次的东西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对于秦河来说,一分一秒都显得无比漫长。

    紧张之下,时间的流逝感变得不再真实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半个时辰还是一个时辰,面前的尸体渐渐化为焦炭。

    背后的阴气缓缓退却,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秦河大松一口气,缓缓转过身,身后什么也没有,就好像刚才的感觉是错觉一样。

    巨大的灰白幕布缓缓垂落,木梆敲击的声响刺透昏黄的灯光。

    皮影演绎,似幻似真,那是女尸的一生。

    她本是官家子女,自小读书识字,其父官拜都察院右都御史。

    四年前,其父与朝中十二名官员联名弹劾当朝魏千岁贪赃枉法、结党营私、祸乱后宫等七大状,企图一举扳倒阉党。

    但他们失败了,联名的名官员被关被杀,男族充军,女族充入教司坊。

    所谓教司坊,就是大明朝专门供权贵享乐的j院。

    戴罪女子进了那,就是进了虎口,唯一的出路就是被某些权贵看上,赎身带出,否则命运将十分悲惨。

    女子因读书识字,吹拉弹唱很快便颇具大家之风,才名渐扬,终于在一次舞乐中,被中山王之子徐怀恩看上,赎出了教司坊。

    然而等待她的,却并非命运的转折,而是死亡。

    进入中山王府后,她过了一段时间衣食无忧如天堂一般的日子,徐怀恩对她恩宠有加。

    然而好景并不长,一天女子在仆人的服伺下用完晚餐后,忽然觉的浑身燥热难耐,迷迷糊糊的便与一名幕客发生了苟合。

    这一幕正好被徐怀恩撞见,徐怀恩雷霆震怒,当场下令将女子勒死。

    一代才女,就这么稀里糊涂的香消玉殒在了豪门大宅里。

    女子死后,阴风四起,王府下人认为尸身不祥,便送来了焚尸所。

    影灯摄魂,审判称重,黑袍人张金口笑颜如花绽,玉音婉转流,不识人心隔肚皮,纵使才情满腹也枉然。

    水纹散去,秦河周身毫光显现,脑海提示您获得了十年道行。

    秦河一喜,这奖励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以前和别的焚尸匠聊天,说那些专门与灵异事件打交道的和尚、道士,比的就是道行。

    道行具体是什么焚尸匠们也说不清,似乎是与内劲并行的另一个体系,只不过侧重针对妖魔、鬼怪、灵异,能用来伤人,但远没内劲来的那么直接。

    十年道行,对付小型的灵异事件已经没有问题了,普通人要到达那水平少说也是十年苦工,还得有高手传带才行。

    看来这奖励,确实与所焚的尸体息息相关,灵异事件的奖励,比普通尸体强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只是让秦河不明白的是,女子尸身为什么会出现灵异事件,那条消失的手绢,自始至终都没有在皮影戏上演绎出来,着实奇怪。

    不过秦河也不是爱钻牛角尖的人,想不通就不去想了。

    反正奖励已经到手,他现在想做的,就是尽快让自己强大起来,现在的实力离自保还差一截。

    撸起袖子加油干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忽然一声惨叫从不远处传来。

    秦河急忙看向那个方向,安静了些许天,终于又开始死人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哪个焚尸房。

    很快值班官差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二号焚尸房空缺,尽快补录!”

    秦河愣了愣。

    二号,是东城焚尸所资格最老的焚尸匠,叫马屠子,原来是个杀猪匠,凭借一身煞气在焚尸所熬过半年。

    没想到在今晚,还是画上了句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亮后,焚尸匠们都聚集到二号房门口,目送裹着黑布的马屠子尸体被抬上运尸车离去。

    等看不见了,又散了,就算是道过别了。

    三五天内大家还会记得他,因为能在焚尸所撑过半年实在是太少了。

    但再过半个月,等大家再提起“马屠子”时,可能就要回忆一下了。

    。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